心脏

“我是收藏家。”小小的精灵如此宣告。它得意地扬起脑袋,一边说着,一边扯开自己的胸膛——彩色的小石头马上从胸腔里溢了出来,紧接着,是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小东西。大一点的则被那近乎透明的血管卡住了,不知是不是错觉,尽管掉出了这么多的东西,精灵的肚子似乎并没有瘪下去的迹象。

“我收集过冬天的第一片雪花,收集过蛇送给我的树莓,收集过青鸟的歌声,也收集过人类的女性掉落的玫瑰……它太大了,我就摘下了一片花瓣。”

现在它们都在这里,变成了我的内脏——我身体的一部分。小家伙如是说道。

“可是,我想要一只镜子。”精灵突然压低声音,沮丧地垂下了头。它说,走过了这么多地方,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生物,它们却都没有镜子。

“作为安慰...

DANGEROUS龙影:

翻译:Hi_kino

戈耳贡三姐妹真好啊…(我就差个安娜…)

(龙娘和两位AEtag装不下了……)

“喂、别走那么快啊,等等我——。”
对于我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抱怨,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只是不怀好意地转过头对我笑了笑作为回应。“好慢啊你。”这么说着的她,感觉没说出来的下一句就是“再不快点,就不管你了”。
实际上,这家伙正有此意。马上就要在视平线消失的双足加快了步伐,纤细的身影仿佛要与夕阳融化为一体般飞奔而去。
“知道了、知道了——”
根本不给人走神的时间啊。……就算这么想也没用,我再不跑起来的话,等一下就真的要跟丢了。偏偏脚后跟在这个节骨眼上迟钝地痛起来,袜子的破洞好像因一天的奔波而破碎得更厉害,每走一步就像是按在肿痛的牙龈上。
——下一秒就体会到奔跑时走神的坏处。迫切想得到休息的双脚突然默契...

生日快乐!

清晨的露珠上还残留着昨晚的梦,作为崭新一天的开始,朝阳的光芒温柔地亲吻在了窗棂上。这令玻璃纸铺成的窗户也害羞地笑起来,它调皮地眨着眼睛,将透明的光束变成彩虹色全部洒到地板上去了。
今天是个漂亮的天气啊。
好像空气里洋溢的不是烫手的风,而是香甜的蜂蜜一般,早早醒来的猫咪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。软乎乎的窝里还蜷缩着白色的、毛绒绒的一团,黑色的猫咪转头看了一眼,心想着自己的计划,眸子深处也难以掩饰地露出一抹神气。
还没好吗——还没好吗?今天可是个特殊的日子呀?
被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吸引了注意,小黑猫看到,透明的窗户外突然探出了几个小脑袋。
它是早就知道的。点了点头回应朋友们,猫咪轻手轻爪地戴好自己最帅气的铃铛走出门...

最近的

“说了高兴、呢。美杜莎。”
“嘛。是用哪张嘴说的这句话呢。这张嘴?是这张嘴吧?”
“啊呜啊呜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”

想看她们三姐妹在一起啊………(蹲)

始発とカフカ里,「きっと近い将来、貴方は人を嫌いになって  僕は人を失っていく  そうなら僕も笑って会えたのに。」这三句的翻译,我曾看到过两个版本。
“在不久的將來,你一定會討厭起人類,我也一定不再是人類,那樣的話明明我就能笑著見到你了。”
“在不久的将来,你一定会厌弃人类。即使我失去了人形,我也会笑着与你见面的。”

「童话啊,并不是平日的希望,而是为了缓和平日的绝望的,最后的光芒。
虽然我一直以为那是我…
不过现在,似乎就是你啊。」

赞美歌里只声称自己爱着美丽的东西,可美的事物谁都会喜爱,那真的算是“爱”吗?

STORY 1.风船子

“你是自己走到了这里来吗…?真厉害呀。一路上,你看到了什么呢?…和我说一说吧?”
抱着厚厚一本书的女孩子软绵绵地微笑着。在那声音的引导下,已经变得透明的小女孩不由得眨了眨眼睛。像是蝶翼扑闪起小小的风似的,她眼角最后的泪水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「……」
发不出声音来,是变得透明的缘故吗?
在走到这里来之前,倒是没觉得什么……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在意的。道路两旁开满了红色与白色螺旋的鲜花,空气里隐约飘散着草莓的清香。牵着有甜甜圈气味的天使的手不停地走啊、走啊……然后终于,面前出现了一栋白色的房子。
没有不停催促自己要完成作业的爸爸妈妈,也没有整天板着脸的老师。说来奇怪,上个星期就一直在痛的头,现在也完全没有不舒...

今天要讲的故事,算不上是一个令人开心的故事。……作为睡前故事,它或许算不上称职。但是,怪物所抱有的那份与人类无异的悲愿——我觉得应当有人为之歌颂。
故事的最终,是「只是存在着便会受到讨伐、得到的东西也全部被夺走」、没有人不会受伤的悲惨结局。
……明明只是想和那个人在一起而已。
连说出口的机会都被剥夺了。原本不算平静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支离破碎,满是划痕的手心中,连空气也被染成污浊的黑色。
因为是怪物,所以会被讨伐——平静的生活究竟是怎样呢。风干成白骨的人类却不会再说话了。
“你杀害我的朋友与爱人,我讨伐你的同族。不过是如此纯粹的关系。”

「不带来任何影响的死是不可能的」,因此,墨杜莎的头作为护身符,被织在...

© 古川幸見。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