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、别走那么快啊,等等我——。”
对于我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抱怨,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只是不怀好意地转过头对我笑了笑作为回应。“好慢啊你。”这么说着的她,感觉没说出来的下一句就是“再不快点,就不管你了”。
实际上,这家伙正有此意。马上就要在视平线消失的双足加快了步伐,纤细的身影仿佛要与夕阳融化为一体般飞奔而去。
“知道了、知道了——”
根本不给人走神的时间啊。……就算这么想也没用,我再不跑起来的话,等一下就真的要跟丢了。偏偏脚后跟在这个节骨眼上迟钝地痛起来,袜子的破洞好像因一天的奔波而破碎得更厉害,每走一步就像是按在肿痛的牙龈上。
——下一秒就体会到奔跑时走神的坏处。迫切想得到休息的双脚突然默契...

生日快乐!

清晨的露珠上还残留着昨晚的梦,作为崭新一天的开始,朝阳的光芒温柔地亲吻在了窗棂上。这令玻璃纸铺成的窗户也害羞地笑起来,它调皮地眨着眼睛,将透明的光束变成彩虹色全部洒到地板上去了。
今天是个漂亮的天气啊。
好像空气里洋溢的不是烫手的风,而是香甜的蜂蜜一般,早早醒来的猫咪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。软乎乎的窝里还蜷缩着白色的、毛绒绒的一团,黑色的猫咪转头看了一眼,心想着自己的计划,眸子深处也难以掩饰地露出一抹神气。
还没好吗——还没好吗?今天可是个特殊的日子呀?
被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吸引了注意,小黑猫看到,透明的窗户外突然探出了几个小脑袋。
它是早就知道的。点了点头回应朋友们,猫咪轻手轻爪地戴好自己最帅气的铃铛走出门...

最近的

“说了高兴、呢。美杜莎。”
“嘛。是用哪张嘴说的这句话呢。这张嘴?是这张嘴吧?”
“啊呜啊呜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”

想看她们三姐妹在一起啊………(蹲)

始発とカフカ里,「きっと近い将来、貴方は人を嫌いになって  僕は人を失っていく  そうなら僕も笑って会えたのに。」这三句的翻译,我曾看到过两个版本。
“在不久的將來,你一定會討厭起人類,我也一定不再是人類,那樣的話明明我就能笑著見到你了。”
“在不久的将来,你一定会厌弃人类。即使我失去了人形,我也会笑着与你见面的。”

「童话啊,并不是平日的希望,而是为了缓和平日的绝望的,最后的光芒。
虽然我一直以为那是我…
不过现在,似乎就是你啊。」

赞美歌里只声称自己爱着美丽的东西,可美的事物谁都会喜爱,那真的算是“爱”吗?

STORY 1.风船子

“你是自己走到了这里来吗…?真厉害呀。一路上,你看到了什么呢?…和我说一说吧?”
抱着厚厚一本书的女孩子软绵绵地微笑着。在那声音的引导下,已经变得透明的小女孩不由得眨了眨眼睛。像是蝶翼扑闪起小小的风似的,她眼角最后的泪水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「……」
发不出声音来,是变得透明的缘故吗?
在走到这里来之前,倒是没觉得什么……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在意的。道路两旁开满了红色与白色螺旋的鲜花,空气里隐约飘散着草莓的清香。牵着有甜甜圈气味的天使的手不停地走啊、走啊……然后终于,面前出现了一栋白色的房子。
没有不停催促自己要完成作业的爸爸妈妈,也没有整天板着脸的老师。说来奇怪,上个星期就一直在痛的头,现在也完全没有不舒...

今天要讲的故事,算不上是一个令人开心的故事。……作为睡前故事,它或许算不上称职。但是,怪物所抱有的那份与人类无异的悲愿——我觉得应当有人为之歌颂。
故事的最终,是「只是存在着便会受到讨伐、得到的东西也全部被夺走」、没有人不会受伤的悲惨结局。
……明明只是想和那个人在一起而已。
连说出口的机会都被剥夺了。原本不算平静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支离破碎,满是划痕的手心中,连空气也被染成污浊的黑色。
因为是怪物,所以会被讨伐——平静的生活究竟是怎样呢。风干成白骨的人类却不会再说话了。
“你杀害我的朋友与爱人,我讨伐你的同族。不过是如此纯粹的关系。”

「不带来任何影响的死是不可能的」,因此,墨杜莎的头作为护身符,被织在...

“「愿您与宙斯的荣光同在」……”
少女自言自语着,欣喜地合上手中的书本。——这是多么美妙的祝福啊!对于神代的人们而言,那位神便是比太阳更耀眼、比海洋更深邃、比大地更广阔的存在。如果说什么是永恒的,这个伟大的名字真是再好不过了!
“……可是。那样的时代,已经结束了呀。”
一代又一代的人类被诞生于世,然后与大地母亲的骨头融为一体。在漫长的时间中,无数人类生下来,然后死去。
创造出一切的神,也渐渐失去了信仰者。
——可是,那些人们,依旧是相信着永恒、信仰着神明而安眠的呀。
可是啊。这样一来,我该用什么比喻你呢,我的「永恒」。

很想看到的OOC的一幕。

“终于……见到您了……。”

(之后美杜莎被两位姐姐们好好欺负了一通)

姐妹是好文明,让姐妹分开是坏文明…!!!

© 古川幸見。|Powered by LOFTER